游客可在线试看,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图片,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 语言切换: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不伦之舞台2返回上一页

不伦之舞台2来源: 作者:七哥电影网

「哇!」她心中自语:「好大一条硬翘火热的大鸡巴,真吓死人了!」子扬一只手放在她的肥大高翘的玉臀抚摸着,另一只手则继续在那肥胖而湿淋淋的桃源春洞,不停的扣挖着,挖得淫水「喷喷呱呱」的响。
  二人此时已是春情泛滥欲焰高烧了,子扬欲火攻心如箭在弦,大鸡巴硬胀得好像要爆炸一样,实难忍受,于是急忙抽出双手把美玉的衣服脱个精光。
  美玉半推半就的被他脱下最后一道防线三角裤,两条粉白圆滑细嫩的大腿中问肥隆的阴阜,长满一大片浓密乌黑一寸左右长短的阴毛,一直延绵到肚脐下头寸多才停止,全身肌肤雪白细腻柔软光滑。
  子扬三扒两拆的把自己也脱个精光。一条大鸡巴火辣辣的,是又粗长、又硕大,大龟头好似二、三岁女孩的拳头一般大,七寸多长、紫红放光。美玉一看,芳心吓了一跳,「我的妈呀!」心想,真没想到子扬外表是那么英俊、健壮、风流、潇洒,脱光了衣服,露出一条如此粗长壮大的阳具,比起丈夫那条三寸多长,龟头尖小而又软,像条泥鳅似的阳具,真是有如天壤之别,更没有想到男人的阳具有这么大的差别。子扬讲得一点也没错,自己今年四十二岁了,再过十年廿年,想玩也玩不动了,谁还要玩妳这个老太婆呢?
  美玉情不自禁的伸手一把握住,「哇!好粗!」一把都握不住,好烫,就像烧红的铁条一样,双手一上一下握住一比。「好长!」两把还多出二寸加上一个大龟头还露在外面。
  美玉芳心跳个不停的,说道:「亲弟弟!你的鸡巴太粗太长了,姐姐的小穴怎么能容纳得了你的大鸡巴呢?不要肏了,算了!姐姐实在怕的要死,不要弄好吗?」美玉真的是又怕又爱、又想要、又不敢要、弄得自己都矛盾起来了。「亲姐姐!妳放心吧!我不会弄痛妳的!我先给妳舔一舔,使小穴湿涧些,再来肏妳,这不会痛的!」子扬说着,低头吸吮她绯红色的乳头,一手抚摸另一颗丰满肥大的乳房和奶头;一手伸入阴户上,抚摸她那浓密寸余长短的阴毛,然后用食姆二指揉捏那粒阴蒂,中指插入阴道内扣挖着。
  美玉被他三管其下的调情手法弄得酥麻酸痒传遍了四肢百骸,非常的舒服,不由自主的流出了一股淫液。子扬感觉里面热乎乎、粘濡濡的淫水,迫不急待的伏下头去,把嘴唇贴到她肥嫩的阴户上,伸出舌头舔吮,吸咬着那粒大阴核;一面用手去撞弄着美玉的奶头。
  美玉刚才被他一阵扣挖,已流了很多淫水。现在再被他一陴吸吮、舔咬着阴核和肉洞,实在无法忍受那种酥麻酸痒的滋味,一口淫水又泄了出来,子扬一口一口的全喝下了肚,那种味道真比琼浆仙露还滋补呢!
  子扬的欲火已经烧到了高峰,急忙跃身上马,把美玉的两条浑圆滑嫩的粉腿抬高分开,她那丰满的肥臀也随着高高上挺,那长满短短阴毛的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以及中间夹着的红红的小阴唇,阴道淫水还在潺潺而流,闪着晶晶的亮光,迷人极了。
  子扬握住大鸡巴,用大龟头先在阴核及桃源春洞口揉磨一阵,再把臀部一用力,「滋!」的一声,肏进了三寸多深。
  美玉是目射异彩,眉头一皱,美玉是第一次遇上如此粗长硕大的阳具肏在小穴里面,痛得她是咬紧银牙,粉脸苍白,小穴像要裂开似的,一副娇弱不胜的样子、真是令人我见犹怜。一双玉手用力抵住子扬的胯骨,不让他再挺肏。子扬一看她那痛苦的样子,只好暂时停止了动作,用嘴唇亲吻着她,美玉忙把抵住他胯骨的双手,紧紧搂抱着他的雄腰,深怕他真的抽出大阳具而不玩了。
  美玉这时已被心中的欲火烧得难受之极,急需子扬能狠狠的肏她一个舒畅,只好忍受一下痛苦,于是娇声的说道:「小乖乖!别生气!姐姐跟你赔不是,好吗?」「亲姐姐!我才没有生气呢!是逗着妳玩的。」「小鬼头!你…真坏,老是逗我、欺负我!你呀…真是我又爱又恨又怕的小冤家!好吧!姐姐豁上这条老命不要,就陪你玩到底吧!动吧!现在我里面又痒又胀的好难受。」子扬得意的一笑,把臀部猛的往下一压,阳具直刺到底,大龟头顶到子宫口了。
  子扬想不到四十岁的师母,小穴还那么紧小,把自己的阳具包得那么密实,尤其子宫口紧紧咬住大龟头,还在不停的一吸一吮,吮吸得大龟头酥麻异常,使他全身百骸舒畅的难以言表。
  美玉抱定了豁出老命陪他玩到底的决心,本以为他会怜香惜玉的慢慢肏的,谁知他确猛的用力一肏,把整根大阳具一插到底,自己的小穴又空了很久,洞眼小了些,他的东西又大,被他这一插入,实在是痛极了。美玉全身一阵颤抖,头上都冒出汗来,白眼乱翻,猛喘大气,双手双脚一下将他紧紧缠住。子扬更似狂风暴雨一般的疾起直落,左抽右插,大龟头时而研磨着她的花心,时而揩擦着两片阴唇,直肏得美玉全身乱扭,肥臀猛挺猛摇,来配合他的强劲有力的插抽。
  这一阵猛攻猛打,喘息声、浪叫声、弹璜床被压动的声、淫水声,汇成了一片美妙的交响乐,既悦耳又动听。子扬感到龟头上被一阵火热的淫液冲激着,烫得他全身发麻,大龟头被她的花心吸吮得异味特殊,顾不得她的叫喊,拚命的猛抽狠插。
  美玉痛快得四肢酥软,瘫痪在床上,淫水就好似江河缺堤一样,凶猛直泄而出,使她的肥臀浸淫在满是床单的淫水中。子扬也不管她的死活,仍旧继续的疾抽直送的猛肏着,好像要把美玉的肏破肏穿方才甘心似的。美玉连连泄身数次,昏昏迷迷的瘫痪在床上,被他再次的猛攻猛打,又醒转过来,全身乱扭,好像似要避开子扬猛烈的攻势,但是被他紧紧抱住,脱身不得只有挨打的份。
  子扬此时好似出柙的猛虎、海底的蛟龙,野性大发又是一阵猛烈的快攻。美玉又在打着冷颤,一股浓浓的淫液冲向龟头,使得子扬再也忍不住了,大龟头一阵酥痒,腰脊酸麻精关一松,一阵力挺、把大龟头都插到她的子宫里了,一股滚热的精液全射入美玉的子宫里面。
  子扬大叫一声二人都已达到性爱高潮的颠峰,相拥相抱、魂游太空去了。
  一觉醒来。美玉的一双媚眼凝视子扬一阵,说道:「小心肝!你好厉害,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姐姐这些年来的性饥渴,被你一下子都给解决了,好过瘾!好满足!」「亲姐姐!我也好过瘾,好满足,妳的小穴真像是个会吃人的嘴一样!嘿!妙品!极品!老师娶了妳,真是艳福不浅!」「别提他!姐姐从今夜起就是你的太太了,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打通电话给我约好时间、地点,姐姐马上就到!小心肝!我真舍不得离开你一分一秒钟。假若可能的话,天天都像这样,赤身裸裸的搂抱在一起,该有多好啊!」「那我问妳,生了几个孩子,多大年纪了?」「只生一个女儿,今年十六岁!读高二了。」「难怪!姐姐的穴那么紧、那么小,亲妹妹!下次我们什么时候再玩呢?」「你说吧!小亲亲!」「到时,我打电语给妳。」「嗯…好吧!要是我不在家,老头接听时会啰哩啰嗦,增加麻烦。那你把公司的电话抄给我,必要时我也可以打给你。快十一点了,我要回家了。太晚回去,老头又要问东问西的真讨厌!」二人起来穿好衣服,子扬把电话号码抄给她,再亲吻抚摸一阵,走出饭店分手而别。
  子扬第二天早上,到了办公室刚刚坐下。蔡秀娟端了一杯茶进来,随手交了一封信给他说道:「扬弟,把信看完就烧掉!」翻身而去。
  子扬将信袋打开一看。
  「亲爱的扬弟:
  我已说服了我的婆婆,她已愿意接受你的赐予,请你星期六来吃晚饭,在我那儿玩一夜,让我婆婆侍候你上半夜,姐姐侍候你下半夜。
  深爱着你的娟姐敬上。」
  子扬看完欣喜异常,然后把信用火烧掉。
  转眼已到星期六了,到了秀娟家中,经秀娟介绍后,方坐在沙发上。子扬凝视她的婆婆一阵,只看得白太太(秀娟的夫姓)粉脸通红。
  白太太生得倒也秀丽,乳房圆大、小腹微突、肥臀厚大,大致上还算不错,脸上除了眼角有数条鱼尾纹外,还算光滑细嫩。
  晚餐后,喝茶聊天看看电视很快到了十点钟。秀娟把一双儿女叫去睡觉,安顿好了,走回客厅在沙发上坐下,说道:「你陪妈妈去房间玩吧!下半夜我过来叫你。」又对她婆婆道:「妈!妳还坐着不动干嘛!」白太太羞红的低下头,不好意思。
  「娟姐,妳先回房休息,我会好好侍候伯母的!」于是秀娟回房去了。子扬见娟姐回房后,便坐在白太太的身边,一手搂看她的腰,一手伸放在她那双圆大的乳房上抚揉,只觉得入手软如馒头但还有弹性,虽然隔了三层布,感觉还算不错,摸在手上另有一番滋味。
  子扬进一步将手伸到裙摆下插入三角裤内摸到了她的阴毛,「哇!」好浓密好粗长的阴毛。
  白太太被他的一双手上下攻击,全身一阵颤抖,粉脸羞红。子扬轻声说道:「伯母,我们到房间去聊聊好吗?」「嗯!」白太太此时羞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这也难怪,她活到五十三岁,今天是头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子亲热,自然心中是又羞又怕。
  子扬用手半抱半搂的拉她走入房间,顺手锁好了房门,将她扶到床边坐下。双手把她搂在怀里,吻着她的嘴唇,白太太被他吻得浑身冒火。
  子扬边吻边用手拉开她洋装背后的拉炼,再拉下乳罩的钩扣,连同洋装拉了下来,白太太已变成半裸了。
  子扬看她的皮肤白嫩得尚无皱纹,双乳肥大、稍稍下垂,两粒褐红色的大乳头,奶头下微微现出许多的小孔,那是授过婴孩的奶而留下来的痕迹。
  在她半就半推之下,子扬把她最后的防线三角裤脱下。只见她小腹突起如西瓜,小腹上生了许多灰黑色的皱纹,肥隆的阴阜上生满一大片浓密乌黑的粗长阴毛,在那些乌黑粗长的阴毛中,还参杂着数十根灰白色的阴毛。
  子扬感觉到很奇怪的说道:「伯母,妳的身材除了小腹突出稍大一点外,还真漂亮迷人,尤其是妳那一大片阴毛好诱人、好性感,我最喜欢阴毛浓密的女人了。等一下我要好好的疼妳、爱妳,使妳得到最高的享受!」说完,连忙把自己也脱个精光,一条大阳具高高翘起,紫红光亮的挺立在白太太面前,直看得她心中跳个不停,肥穴里面不停的流出骚水来了。心想媳妇对她说得一点没错。他不但英俊潇洒,年轻力壮,胯下一条大鸡巴足有七寸半长,二寸左右粗,龟头像三、四岁小孩拳头般大,高翘硬挺,青筋暴露,使她心中又怕又爱。
  子扬把她搂抱在怀里,一同坐在床边,一手抚捏她的肥乳和那褐红色的大奶头,低头用嘴含住另一粒大奶头吸吮、舔咬着,一手指插入她那两片多毛、肥肥胖胖的阴户肉缝,扣挖的搞弄着,湿淋粘滑的淫水流得他一手。
  白太太被他摸奶、吸咬奶头及扣挖阴户,三管其下的调情手法,弄得浑身颤抖、媚眼如丝、红唇微开的呻吟喘息,周身火热、酥麻酸痒集于全身,欲火如焚难受死了,连忙按住他的双手,道:「魏老板,请你停停手!我被你弄得难受死了!」「伯母,妳是那里难受呢?」子扬推开她的双手,继续摸弄。白太太一只玉手握住他的大阳具,套弄起来。好粗好长,一把都握不过来,真像条烧红的铁棒一样,又硬又烫,吓坏人了。心想,等一下被他插进自己的大穴里面,不知是何滋味!
  子扬知道眼前这位中年美妇,被自己那一套高超的调情技巧,已挑逗得难以忍受了。于是把她推倒在床上,使她的肥臀靠近床边,双手挽住她肥润的大腿向两边分开,自己则站在她的双腿中间,来一个「老汉推车」的姿势,挺起大鸡巴对准她紫红色的肉洞,腰部一用力,「滋!」的一声,一条七寸半长的大鸡巴齐根没入,大龟头直顶到她的子宫口。
  子扬感觉她的肥穴,不像其它所玩过的妇人的穴那么紧小,比较宽松一点,可能她已生产过几个子女了。
  「伯母,妳生了几个小孩了?」「我生了四个小孩了,你问这个干什么?」「难怪妳的肥穴比秀娟的松了一点。」子扬轻抽慢插的回答。「是不是你嫌我的穴不好,不如你的意呢!」「没有!伯母请别误会,鸡、鸭、鱼肉各有各的美味;肏穴也是一样,各种型式的穴也有各种不同的滋味。我觉得妳的肥穴里面,包住我的鸡巴蛮过瘾也很舒服,尤其是浪水还真多哩!」
  于是开始变化各种抽插的方式,直肏得白太太扭腰摆臀,上挺上摇,口里淫声浪语的哼叫,淫水像缺了堤似的,一直往外猛流,从屁股沟一滴一滴的流到地上。
  她的淫叫声越来越大,骚水越流越多,全身颤抖,媚眼半睁半闭,汗水湿满全身,粉脸通红荡态撩人,尤其雪白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摇摆上挺来迎合他的抽插。
  子扬低头看看自己的大鸡巴在阴户里,进进出出的抽插时,她那两片多毛的肥厚大阴唇,及紫红色的两片小阴唇,随着大阳具的抽插,翻出缩入的,真是过瘾极了。再看她粉脸含春、目射欲焰,那骚媚淫荡的模样,想不到这位比自己母亲年纪还大几岁的妇人,还真使自己销魂蚀骨,迷人极了。
  子扬看得心神激荡,大鸡巴在她肥穴里猛力的抽插,又翻又搅,又顶又磨,肏得她大叫。一股热液直冲龟头,紧接着子宫口咬住他的大龟头一收的猛吸猛吮,使子扬舒服的差点要射精了。他急忙稳住激动的心情,停止抽插,把大龟头紧紧顶住她的花心,享受那花心吸吮的滋味。白太太已连泄几次,全身也软瘫下来,除了猛喘大气以外,紧闭双眼静静的躺着不动,但是她的子宫口还在吸吮着那个大龟头。
  子扬的身体虽然没有再动,可是顶紧花心的龟头被吸吮得痛快非凡。白太太慢慢睁开双眼,感到他的大鸡巴又热又硬的插在自己的肥穴内,乃是满满的、胀胀的。她轻轻的吐了一口长气,用那对娇媚含春的媚眼注视了子扬一会后,说道:「小心肝!你怎么这么厉害,伯母差点死在你的手里,你还没射精呀!真吓死人了!我还是头一次遇到你这么勇猛的男人,我好爱你啊!你肏得我好舒服!你真是伯母的心肝实贝肉!我真爱死你了……小乖乖……」「伯母,妳痛快过了,我的鸡巴胀得难受死了。」子扬欲火快要到达顶点,急需要再来一阵抽插,于是又开始挺动屁股的抽插起来。白太太粉头摇着,娇声急急说道:「小宝贝你……停……停一停……我里面觉得有点痛……实在受不了啦……」子扬只好停止抽插,说道:「亲伯母,我还要嘛!」「好……了……好……:你听我说……」「好吧!妳说……」白太太娇羞满脸的说道:「嗯……让伯母给你用嘴舔……好不好?」「好哇!」「那你抽出来,伯母保证你很舒服,很痛快!」子扬把大鸡巴抽了出来,仰卧在床上,大鸡巴一柱擎天的挺立着。
  白太太俯身在他的腰腹上面,用一只玉手轻轻握住他粗大的鸡巴,张开了小嘴含住那紫红胀大的大龟头,另一只玉手抚一抚着他那两颗睪丸。「啊!好大呀!」塞得她的小嘴满满胀胀的,白太太不时的用舌尖,舔着大龟头的马眼和那高突的大棱沟。
  子扬是头一次被女人舔吮大鸡巴,舔得他是心里发麻、发痒。再看白太太的胴体,除了小腹突出微有赘肉外,身材的曲线还算不赖。那对大肥奶随着舔吮套弄大鸡巴时,压在他的腰腹一晃一晃的磨擦着,还真过瘾。禁不住伸手在她的全身抚摸,尤其是那个高翘肥大的屁股,使他爱不择手的抚摸着。
  他摸得她的阴毛「沙沙」作响,再用手指翻开两片肥厚多毛的大阴唇,露出两片紫红色的小阴唇,以及粉红色的阴道和那粒大阴蒂。淫水还在津津的流个不停,于是子扬兴起了舔穴和喝淫液之心。
  「伯母!把妳的大腿跨到我的身上来,我也替妳舔舔妳的大肥穴。」「伯母从来没有给我丈夫舐过……你不怕脏吗?」「脏什么!那一个人不是从她妈妈的穴里面生出来的!这是女人最伟大神圣的地方,有什么好怕的?好脏的?」于是白太太把大腿跨在他的身上,把那个多毛肥大的小穴对正子扬的嘴上。
  子扬双手拨开两片肥厚多毛的大阴唇,伸出舌头舔吮起来,还不时舔咬吸吮那粒大阴蒂。
  「啊!小丈夫……亲儿子……我要死了……好痒呵……伯母从来没……没有尝过这种舔穴的味道,真是又痒……又舒服……哦……哦……」白太太也是头一次尝到舔穴的滋味,被他舔吸吮咬得心花怒放、舒服透顶、魂飞魄散,这比肏穴又是另一种滋味。她的小嘴里还含着子扬那胀大挺硬的大鸡巴,腰部以下因为受他舌头的舔弄,嘴唇的吸吮及牙齿的轻咬,使她受到另一种异样的感觉。小穴里的淫液像自来水一样接连不断的往外流、往外泄,子扬毫不犹豫的统统喝了入肚。
  白太太的娇躯则不停的颤抖着,浪哼叫道:「亲丈夫……伯母……呀……好美……好舒服……我要……泄死了……」白太太感到阴户中,又麻又痒又畅美,而又空虚又难受,真不知如何是好,欲火烧得她浑身颤抖心跳气急,把那肥隆而多毛的阴户用力的拼命的向下压向下挺,恨不得把子扬的舌头整根压进穴穴里去。
  「哎呀!……亲弟弟……小心肝……舔得我好难过……伯母……的穴里面好痒……好空虚……求求你不要再舔了……我就要不行了……快吧……小宝贝的大鸡巴……给给姐姐……止一止痒吧……喔……要命……小冤家……」「伯母,妳快倒过身去,自己坐套下去就可止痒了!」白太太一听,很快的倒过身来,跨坐在子扬的腹下,玉手握着大鸡巴,就对准自己的大肥穴,连连坐套了几下才使得大鸡巴全根套坐尽入到底,使她的小穴被胀得满满的,毫无一点空隙,才嘘了一口大气,嘴里娇声叫道:「哎呀……真大……真胀……喔……」粉臀开始慢慢的一挺一挺地上下套动起来。「我的小丈夫……呀……你真……真要了伯母的命了……啊!」她伏下娇躯,用一对大肥乳在子扬的胸膛上揉擦着,双手抱紧子扬。把她的红唇像雨点似的吻着他的嘴和眼、鼻、面颊,肥大的屁股上下套动、左右摇摆、前后磨擦,每次都使他的大龟头,碰擦着自己的花心。
  子扬也被她的花心吸吮研磨得大叫起来了。白太太的肥臀越套越快,越磨越急,心急娇喘,满身香汗好似大雨般下个不停,一双肥乳上下左右的摇晃、抖动,好看极了。子扬看得双眼冒火,双手向上一伸,紧紧抓住揉捏抚摸起来。白太太的大肥乳及大奶头,再被他一揉捏,剌激的她更是欲火亢奋,死命的套动着、摇摆着娇躯,又颤又抖,娇喘喘的。
  一股热液又直冲而去,她又泄了,娇躯一弯,伏在子扬身上昏迷迷的停止不动了。子扬正在感到大鸡巴畅美无比的时候,这突然的一停止,使他难以忍受,急忙抱着白太太,一个大翻身,将她娇美的胴体压在自己的身下,双手抓住两颗大肥乳,将下面尚插在大肥穴里的大鸡巴狠抽猛插起来。白太太连泄了数次,此时已瘫痪在床上,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被子捣一阵猛攻,又悠悠醒转过来。
  白太太感觉大肥穴里的大鸡巴头在猛胀,她是过来人,知道子扬也要达到高潮了,只得勉强的扭摆着肥臀,并用肉力使大肥穴里一挟一挟的,挟着他的大龟头。子扬感到一剎那之间,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白太太更是气若游丝魂飘魄渺,两个人都魂游太空去了。二人都已达到热情的极限,性欲的顶点,死紧紧地搂抱在一起,腿儿相缠,嘴儿相贴,性器相连,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
  过了好一阵子,白太太才长长的吹口气说道:「子扬,你好厉害!伯母差点死在你的手里…」子扬道:「要叫亲丈夫、亲哥哥,不许叫子扬!」白太太一听粉脸羞红,说道:「羞死人!怎么可以这样叫嘛!」「刚才妳不是也这样叫的吗?怎么痛快过了,就不叫了!」「子扬,别再羞人家嘛!伯母叫不出口…」「要不要叫…只有我一个人听到…有什么妤害羞的!」白太太娇羞的附在她的耳边,娇声道:「亲哥哥…亲丈夫…我亲爱的小丈夫,这样你满意吗?我的亲儿子…」子扬满意的笑道:「我的亲太太、亲妹妹,大肥穴妈妈…」「要死了!叫得那么难听!真不害躁…」白太太听得芳心又喜又羞的,在他胸前用粉拳打着。
   子扬用手抚揉着她的肥乳道:「有什么好害躁的,闰房之中像这样才有情调嘛!说真格的,想不到妳生过四个孩子了,大肥穴还这样好,尤其是妳的内功真棒,吸吮的我的大鸡巴头好爽!」「亲弟弟,是你的大鸡巴又粗又长,每次都顶到我的子宫里面,使我舒服得子宫口都开了,才会一张一合的吸吮着你的龟头,要是鸡巴不够长,顶不到子宫口,我的花心受不到剌激,也就不会一张一合的吸吮了,不单单是我,全世界的女人生理构造都是一样,当然情形都是一样哩!」白太太分折给他听。
  子扬听后,问道:「那么伯父跟妳玩的时候,妳是否也是一样呢?」白太太摇摇头道:「他没有用,鸡巴短短的才四寸多长,根本插不到底,年轻的时候,这马笃虎虎玩过十几分钟,但用尽各种姿势始终都碰不到花心,后来越来越不行了,到现在连一个月来一次都草草了点。好不客易替他弄翘了,插进去连一分钟都支持不了,就泄气了,使我痛苦极了!」「伯母,照这样讲,妳从来就没有达到过高潮,也没有享受到真正的性爱和满足了,是吗?」「就是嘛!今晚是我这一辈子才享受到头一次的性高潮和性满足。」「伯母,那妳为什么不去找别的男人来满足妳呢?」「唉!伯母怎么会不想呢!可是从前的社会比较保守,女人请求的是『三从四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论是好是坏,一辈子就注定了。若是和别人偷情被抓到了,会被亲友打死的,也没有人替你伸冤的。那像现在的社会,男女通奸,最多判几个月妨害家庭之罪,再大不了离婚算了。」「伯母,那妳现在为什么和我偷情呢?」「因为,一来感激你的慷慨大方帮秀娟的忙,花了那么多的钱,使我们一家人得到温饱。二来秀娟跟我谈到你是男人中少有的战将,能使女人得到欲仙欲死的性爱享受。她还说你没有玩过年纪大的女人。我被秀娟说得心动了,我正处在性饥渴中,也想尝尝年轻男人到底是什么滋味。三来你给秀娟很多的钱医治我儿子的病,为了这三种缘因,把我的贞操给了你也是甘心情愿的。」「那妳跟我玩,觉得痛不痛快?满不满足呢?」「太满足、太痛快了!不然伯母为什么叫你是亲丈夫、亲哥哥呢!」「那伯母以后还要不要跟我玩呢?」「当然要嘛!伯母以后真还少不了你…只要你不嫌我老,伯母愿意随时侍候你…怎么样!我的小乖乖…」「好哇!我会随时来安慰你和秀娟的,睡吧!我要补足精神。下半夜还要安慰妳的媳妇呢!」于是二人相互拥抱的睡去。
  到了下半夜三点多钟,秀娟到婆婆房中,把子扬叫醒来到她的房中,二人赤身裸体的紧紧的亲吻抚摸一阵后。秀娟问道:「小宝贝!我婆婆的味道和情趣怎么样,还满意吗?」「妳婆婆的味道和情趣还不错!只是她的小穴比较宽松些,没有娟姐的小穴那么紧小,包得我的鸡巴紧紧的!」「你呀!吃了甜头还说风凉话!我才不信呢?」「是真的!我决没骗妳!可是想不到,像她这样大年纪的女人,淫水还真多呀!好像自来水似的流个不停,嘿!真棒!」「好啊!听你的口气蛮留恋她的!是不是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啦!」「那怎么会呢?我喜欢的是妳,不然我怎么会金屋藏娇,让妳过舒适的生活呢!好娟姐,这也是为了我们俩相聚方便而计划的。妳还瞎吃的是那门子的干醋呀!」「算你会说话,我说不过你!小心肝!姐姐熬了半夜难受死了,现在快来安慰安慰我吧!」秀娟一副春情难耐的样子。
  「娟姐,等一下!我问妳,那妳女儿的事怎么样呢?」「亲弟弟!先别急,再等一段时间,同你相处熟了,才比较好下手,不然会吓到她的,你放心!我女儿早晚是你的口中食,别太急着想吞下去,当心被咽死了!」「好哇!妳倒调笑我起来了,看我等一下是怎样来整妳!」于是子扬和秀娟展开了一场舍死忘生的肉博战了。
  第二天是星期日,子扬因昨夜连战秀娟婆媳二人,虽然他年轻力壮,但一夜没睡,早上回到家中,便一直睡到下午方才醒转过来。吃过点心,回房躺在床上,拿枝香烟边抽边想,像秀娟的婆婆都已五十三岁的妇人,做起爱来她还真风骚淫荡,那个大肥穴真似个会吃人的嘴,内功又棒、浪水又多,虽觉宽松一点,但是还蛮过瘾的,以后有机会再尝尝别的像她一样年纪的妇人,看看又是何种滋味!于是脑子里在思想着,所玩过的女人:二十五岁的林美娜;三十二岁的蔡秀娟;四十二岁的王师母;四十七岁的洪阿姨;五十三岁的白太太,真是个人有个人的妙妹和情趣,使人回味无穷。
  又是一个星期六的上午,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子扬拿起话筒:「喂!我是魏子扬,请问是哪一位?」耳边传来一阵娇嫩的声音:「子扬,小宝贝!我是师母啊!」子扬一听心中一震,和她分手已近半个多月了,把她几乎忘了,想起了她那雪白细嫩光滑的肌肤,丰满肥大的乳房,桃红色的大奶头,小腹下一大片浓密乌黑寸余长短的阴毛及那个紧小肥肥的小肥穴,不觉大鸡巴又亢奋起来了。
  「啊!师母妳好!」「小宝贝!十二点下班后,马上来上次XX大饭店餐厅吃饭,我先去等你,顺便介绍我一位最知己的朋友马太太和你做朋友,见了面再谈啦!快点来哇!再见!」「好的!再见!」子扬下班后,驾车到达XX大饭店餐厅,走到王太太和另一位美妇人所坐之桌边,道:「师母,对不起!我来晚了!」「来!先坐下来!不晚不晚!子扬,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马太太。恬妹,这位是魏子扬先生,他是我丈夫的学生。」「魏先生!你好!」马太太看一看子扬,就爱煞他的英俊,健壮风度。
  「马太太!妳好!」子扬一见眼前的这位少妇马太太长得是娇艳抚媚,眼波流韵,笑靥迷人,雪肤花貌,玉骨冰肌,胴体丰腴,乳隆腰细,肥大的粉臀下配有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樱桃小嘴鲜艳诱人,眉宇间满含春意,二人一见彼此钟情。三人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中间,子扬和马太太彼此眉来眼去的相互挑逗。
  本来马太太已是个有夫之妇,还有一双读小学的儿女,丈夫是一家大公司的中级干部,物质生活尚称小康,应该好好的安份守己的在家中,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才对,但是她却偏偏静极思动,欲作红杏出墙的野花,尝尝别的男人是何滋味!
  因为她的丈夫身体懦弱,每次在进行房事时,不是早泄这是半途而废,弄得她辗转反测无法入眠,饱受精神肉体及性欲得不到满足的煎熬。因为马太太和王太太相交多年情同姐妹,王大太的丈夫是老弱体衰,马太太的丈夫是中年虚亏,她二人颇有同病相怜之感。
  故此二人是无话不谈,连那夫妻床第间之之隐密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她二人都据实相诉。并且互相约定,谁觅得了阳具硬大而能征惯战的如意郎君,定要彼此守密,瞒着丈夫二人同亨,不可独占享用。故此,今天中午,王太太皆同马太太邀约子扬,就是完成她二人私下之约,使马太太也分一杯羹,尝尝子扬的异味。在郎有心妾有意的情况下,餐后辟室欢聚,三人脱得赤身裸体,子扬在中,二美妇分左右躺在两边。
  子扬左拥右抱,热情的吻、任意的摸,亲怜密爱。二美妇亦情意缠绵的抚吻爱郎的全身健壮的肌肉。「恬妹!妳来看看子扬的大宝贝,是又粗又长、又硬又翘、又热又烫,真是爱死人了!」王太太手握着大鸡巴叫马太太看。马太太一看,芳心吓了一跳,「哇!我的妈呀!好大啊!」,这也难怪她会大吃一惊,活到现在二十八岁了,结婚近十年,除了丈夫以外,还没有看过别的男人阳具生得是怎么个样子。
  今天一见子扬的大阳具,火辣辣的又粗又长,足有七寸多长,两寸左右粗,紫红发亮的大龟头,就像三、四岁小孩的拳头那么大,一柱擎天的又硬又翘的挺直在他的胯下,青筋暴露,好不威风。若拿自己丈夫的那条短小软弱的阳具跟他相比,真似大巫见小巫,一个是又软又小,一个是又硬又大,只看得马太太心跳气喘喘,肉缝里不由自主的流出骚水来了。
  王太太看得她目瞪口呆,知道她已爱上子扬的大鸡巴了。「恬妹,美玉姐没有骗妳吧!他的大鸡巴是不是很棒?来!去摸摸看,够不够硬!够不够烫!」马太太娇羞怯怯的伸出玉手一握,「哇!」好硬好烫,真像烧红的铁棒一样的烫手,使她爱不择手,慢慢套弄抚摸起来。
  子扬已玩过、看过王太太的胴体,故先去欣赏马太太,见她全身肌肤白皙丰满,美艳的粉脸含羞带媚,一双丹凤眼水汪汪的满含春意,鲜红微厚的樱唇,好像要将男人吞似的,丰满洁白的乳房,胀卜卜的好似两个大皮球,粉红色的乳晕上,顶着两颗如草莓般大鲜红的奶头,还有那凹凸匀称优美的曲线,微凸生有灰黑色的腹纹,小腹上生满了一大片乌黑浓密的阴毛,因为太浓密、太广扩把整个阴阜及阴户都盖住了。
  马太太婀娜多姿的胴体平躺在床上,微微的翘起肥臀,分开两腿成「大」字型,媚眼半开半闭,樱唇微开的娇喘着,一对胀卜卜的像大皮球似乳房,随着娇喘而不停的起伏着。粉脸跟出一副性饥渴的表情来。子扬压在马太太的胴体上,一阵猛吻,再用嘴含住一粒鲜红如草莓的奶头,是又吸又吮、又舔又咬,一手握着另一颗肥奶,是又摸又搓、又磨又捏,弄得马太太的乳房发胀,奶头发硬浑身颤抖。子扬再顺序而下,双手拨开了盖在阴户口的阴毛,才能看到她桃源春洞的春光。「嘿!真棒!」除了两片肥厚多毛的大阴唇,略现紫红色外,阴核及小阴唇都呈粉红色,尤其那粒阴蒂特别肥大。
  子扬听其友老刘曾经说过:「阴毛浓密,生得范国广扩,从小腹到阴阜,及阴户大阴唇一直延伸到臀沟肛门四周,再加上阴蒂特别肥大,突出得连小阴唇都包不住的这种女人,是性欲特别强、特别淫、特别荡的粹征,老无粗长壮硕的大鸡巴,狂抽猛插的肏她,是不能满足的!」子扬思忖一阵之后,先用嘴舌舔吸吮咬她那粒肥大如樱桃的阴蒂和阴户,不停的来回舔着、吸着、吮着、咬着。这一招舌功,把马太太弄得浑身酥麻酸痒,娇躯颤抖,淫水有如缺堤的江河不停的流出,子扬一口一口的全喝了下肚。
  马太太用双腿紧紧的挟住子扬的脖子,不让他再舔咬。子扬用手拨开她的双腿继续舔咬吸吮,双手伸到她的酥胸上面猛搓狠揉,又按又捏着她那两粒鲜红如草莓般大的奶头。子扬看她那副娇媚浪荡、饥渴难受的模样,心中打定主意,非要狠狠的肏她一顿,握住大鸡巴腰干用力屁股一挺。「滋!」的一声,大鸡巴插入马太太的小穴三寸多。「哎呀!」马太太一声大叫,她感觉到一根粗大而又滚烫的肉棒,插肏小肥穴里,是又痛又涨,不知是舒服还是痛苦。子扬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也于心不忍的说道:「亲姐姐,妳再忍耐一点,我会轻轻的插,慢慢的抽,不会弄痛妳,弟弟会好好疼妳,爱妳的!」于是子扬屁股一上一下,慢慢的抽出来,再慢慢插进去。
  马太太浑身扭动,肥臀左右摇晃,全身发烧粉脸发烫,小腹发热小穴发胀,淫水潺潺而出。子扬知道她已尝到了甜头了,于是一捣到底,大龟头直顶到花心深处。捣得马太太是龇牙咧嘴,浑身乱扭直打喀嗦,子扬微笑一下,也不管她的生死,挺起他那条七寸半长的大鸡巴,是狠抽猛插一顿,「滋!滋!」大鸡巴抽插小穴的淫水声不绝于耳,实在动人心弦。子扬改用多种的抽插方式,三浅一深、六浅一深、声九浅一深,左插花、右插柳,旋转、研磨,直肏得马太太的骚水像自来水一般的流个不停,流得床单上是一大片。
  一股热滚滚的淫液一泄而出,花心紧紧咬住子扬的大龟头,一吸一吮的,马太太的淫声浪叫,床声、淫水声及弹簧床被压动的「吱!吱!」声,有如一曲优美动听的交响乐曲,在不停的演奏着。此时,子扬耳听马太太那扣人心弦的浪叫声,欲火更加亢奋,于是就像一只出闸的猛虎,兽性大发,狂抽猛插,就像个不怕死的战士,不顾生死拼命攻打既定的目标,若攻不下来,死不罢休。
  马太太配合他的猛抽狠干,已达到了高潮,滚热的淫液在猛泄的一剎那,阴户里的子宫口,猛的一阵收缩,紧紧咬住大龟头,两片嫩润的小阴唇及两片胞厚多毛的大阴唇,紧紧包住大鸡巴。子扬的大龟头一阵酸痒,背脊一阵酸麻,滚热的浓精一射而出,全都射入马太太的子宫深处。二人浑身一阵颤抖,紧紧的相搂相抱,魂飞魄散,像是云游太空而不知身在何方。一场地动山摇天昏地暗的战争,暂时归于平静了。
  在一旁观战的王太太,张着一双水汪汪、火辣辣的大眼睛,粉脸含着满眼饥渴、神淫气荡的从头看到尾,从、开始看到终场,将近半小时,使她看得到而吃不到,全身酸痒难过死了,躺在房间的长沙发上面,一面看他二人做爱,一只手揉着自己肥大的乳房和奶头,一只手揉捏着挑源春洞,来发泄情欲。休息了好一阵子之后、二人悠悠醒了过来。
  王太太走到床边道:「恬妹,恭喜妳啦!子扬侍候得妳还舒服吗?」「啊!美玉姐…谢谢妳啦…子扬他…」马太太娇羞得难以启齿。「怎么啦!自己姐妹,还怕羞呀!」王太太逗弄着她。「人家不来了嘛!美玉姐妳是尝过的,还要问我!坏死人…」「好啊!妳这个丫头!过河拆桥!吃饭忘了种田人的,吃饱了喝足就不管姐姐了,还说我坏死了,看我来骚你的痒。」说罢作势要去骚她的痒。
  马太太把头钻进子扬的怀里,口里嚷道:「好姐姐,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嘿!这次饶了妳,你们可知道,你们舒服了,可知我都苦死了!」「子扬,听到没有,美玉姐苦死了,快去安慰安慰她吧!不然美玉姐会饥渴而死的!」「死丫头!又来取笑美玉姐了!」「好了!两位姐姐别在闹了,都是我不好!美玉姐,亲妈妈!我来替妳顺顺气,保证把妳侍候的舒舒服服,如登仙境,好吗?」「哼!这还差不多,小宝贝!我和你老师谈过了,准备把女儿稼给你,你老师也同意了,反正小蓓你也认识,改天来我家去见见你已多年不见的老师,让他知道你长得这么英俊健壮又有出息,再和小蓓陪养陪养感情,我想小蓓一定会接受你的,等你俩感情成熟就可以论及婚姻了,不知你的意思如何呢?」「好吧!小蓓也蛮漂亮的,我也是该结婚的年龄了!但是我们…」王太太知道他想说什么,于是打断他的话题说道:「小心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和我还有恬姐的关系决不能公开的。你若是和小蓓结婚,我就是你的岳母,我们以后来往走动,不会有人来猜疑。照现在这样进出大饭店的房间,万一被熟人看到这麻烦了。有机会时、我和恬姐一同和你欢好,你除了可以得到正式夫妻的性爱外,还可以尝到丈母娘及恬姐偷情的滋味,保证你左右逢源,艳福不浅!说不定我和恬姐再介绍两、三位性饥渴的美太太给你玩玩也说不定呢!」「好吧!我一切听妳安排,我那末来的岳母,现在的师母,快把妳那个多毛的肥穴打开,用我的大鸡巴好好的侍候妳吧!」「来!我的好学生、好女婿、好儿子,妈妈早就等急了,快点插进来吧!」第二回合的生死鏖战又展开了。
  不久子扬和小蓓在双方家长的同意下,亲友的祝贺声中,完成结婚大典,双双进入洞房。子扬为了应付娇妻和丈母娘的需求外,还有恬姐、林美娜、秀娟婆媳,偶而过个三月五月,洪阿姨特地从国外回来,找子扬欢聚半月或一月,再返侨居地。她并非有什么要事回国,而是念念不忘子扬的大阳具给予她难忘的欢娱,而专程的回来,和他叙叙旧情。而其它的情妇,都是拜倒在他的大鸡巴下,舍不得离开他,没有他还真活不下去,甘心情愿有乖人伦,而和他偷情缠绵。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6.30--1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6.30--2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6.30--3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6.30--4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6.30--4

王动摄影系列13[30P]齐逼小短裙白高跟[222P]床边巨乳的诱惑[34P]網紅櫻井奈奈九套合集 (下) (84P)Chelsea[62P]粉色齐逼小短裙诱惑[221P]温馨心型的完美展示[34P]銘銘Kizami - Vol.23写真[43P]WANIMAL博客写真7[30P]官人那个小道士好生眼熟【33P】mywife 830鈴木 若菜[45P]パタンナー 玉城夏菜 25歳 ラグジュTV 1268 (19P)白衣清纯内心风骚[81P]脫毛サロン経営 香山柚月 27歳 ラグジュTV 1267 (19P)古风一如侯门深似海【11P】【Xiuren秀人網系列】2020.05.20 No.2268 尤妮絲Egg 完整版無水印寫真【52P】小琳 Y[50P]空虚美人奶瓶身材凹凸有致[44P]Ligui麗櫃 2020.07.20 可馨 [98P]丝袜少妇情趣内衣[20P]薬剤師 柳由香 26歳 ラグジュTV 1266 (19P)mywife 831白石 ゆみ[45P]黑萝莉的反面是白萝莉【17P】深蓝色泳衣诱惑[190P]

人妖变态家族进错房间的乱伦和妈妈的大胆性游戏肉奴隶母亲娇美的妈妈她是我妹妹超极禁忌别墅的秘密一家四口人乱伦搞大了妹妹的肚子诱姦妹妹小姨子和女儿妹妹的丝袜妈妈教我操姐姐妻子女儿和妈妈真正乱伦的大家庭女友一家的乱伦母子销魂花园里的父爱嫖妓嫖到老妈要射........就射在里面病床上的妹妹害羞的姊姊跟姊姊搞上了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